广西快3走势图预测

“兩只手”拉一把種棉有奔頭

 
添加時間:2019-5-29 8:07:10 國內信息 閱讀:50 來源:農民日報

 

春播已經結束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喀什地區巴楚縣棉農成多懷像往年一樣種了500多畝棉花。“縣里有160-170萬畝地,其中50多萬畝是小麥和林果,剩下的100多萬畝年年種的都是棉花。”不過,成多懷告訴記者,巴楚縣同樣也在鼓勵退耕還林,發展林果業,調整農業種植結構,降低產業單一帶來的風險。

  據農業農村部市場預警專家委員會預測,2019/20年度,中國棉花播種面積為4950萬畝,較上年度減少2.0%。事實上,受植棉成本上升等因素的影響,調整結構、提質增效正在成為國內棉花生產的主要課題。

  成本“地板”抬升種機采棉成現實選擇

 “機采棉是大勢所趨。我們這邊最近兩三年才開始發展機采棉,去年面積稍微多一些,今年可能還要多。”成多懷告訴記者,如果是人工采棉,人工成本平均能超過2元/公斤,2018年當地手采籽棉價格大約為7.1-7.2元/公斤,“光算人工兩塊錢就沒了”。在成多懷看來,由于居高不下的人工成本,當地一些種植大戶不得不在品種結構和管理方式上做出調整。

  成多懷用更直觀的數據對比解釋機采與人工采摘的成本差異:“南疆棉花產量比較高,按400公斤/畝的產量算,人工拾棉花一畝地需要800多元,而機采只需要180-200元,成本就能拉下來了。”

  顯著的成本優勢讓巴楚縣不少棉農在新的種植周期里選擇機采棉。“我看到今年很多大戶播的都是2米多的寬膜。我估計最多也就3年,我們這邊的機采率就能達到50%-60%以上。”成多懷對機采棉的前景十分樂觀。

  900多公里外的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尉犁縣,機采棉幾乎實現了全覆蓋。2018年,當地棉花種植面積103萬畝,其中機采棉面積達99萬畝。“這兩年一般都是機采。”尉犁縣棉農吉秀梅說,由于雜質含量比較大等原因,機采棉價格會比手采棉低一些,去年籽棉售價大約在6元/公斤左右。

  “如果能有抗病、穩產、抗除草的品種,農戶將在人工拔草等上面省下一大筆開支,省的都是掙的。”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縣的棉農耿江昆認為,選擇合適的品種同樣可以降低成本。

  建獎補機制引導高品質棉花生產

  除了成本因素之外,品質優勢無法充分體現在價格上,也是制約植棉收益的一大原因。在2019中國農業展望大會上,中國農業科學院棉花研究所所長李付廣認為,棉花品質一致性差,是新疆棉花品質差的原因之一。他介紹,在澳大利亞,97%的棉花是同一品種,僅有3%是其他品種;而在我國新疆,有數百品種同時存在。

  “棉農種植棉花時的品質選擇雜七雜八,也有種植高品質棉花的,但是一兩家的品質高不行,棉企收購棉花時無法分品級堆放,價格上也顯示不出品質優勢。”成多懷說,由于當地耕地質量參差不齊,棉農更傾向于種植高產品種。

  成多懷介紹,在新疆生產建設兵團,由于統一品種種植,都是“雙29”“雙30”的高品質品種,好質量有了高數量的加成,收購價格也會高一些。

  對此,政府在兩年前就已開始行動,鼓勵優質優價。2017年,新疆在尉犁、塔城、沙灣、博樂等首批六個市(縣)啟動了棉花質量與價格補貼掛鉤試點工作。棉農交售的籽棉經加工后皮棉質量達到“雙29”級以上,即可獲得0.2元/公斤的質量補貼。

  在棉花主產區阿克蘇地區,當地政府也提出將優化棉花品種結構,按照企業和市場需求,確定棉花主栽品種,劃定棉花主產優勢區。同時加強棉花品種備案管理,管好棉花種子市場,防止棉花品種“多亂雜”的情況出現。

  “現在軋花廠的導向還是按‘衣分’收購籽棉。棉農若種植高品質棉花,就會造成直接經濟損失,讓棉農主動種植高品質棉花的可能性幾乎為零。”李付廣認為,要確保高品質棉花的有效供給,就必須發揮企業訂單生產積極性,同時對優質品種實行政府補貼。

  完善價改措施保護棉農積極性

  今年是新疆第二輪深化棉花目標價格改革的收官之年,價格補貼怎么補成為了受訪棉農關注的焦點。

  “按照村委會的通知,補貼金額應該是0.918元/公斤。”5月中旬,耿江昆從年前就盼著的棉花目標價格補貼終于有了音訊,“村委會把售棉發票都收上去了,村民對村委會的統計也都簽字確認了。”耿江昆介紹,當地銀行發放貸款基本都是在每年3月份,“補貼款不下來,就意味著要等貸款下來才能訂農資。現在快澆頭水了,都等著用錢買肥料呢。”

  “2017年補了0.63元/公斤。”成多懷介紹,現在一畝地成本差不多要2000多元,按照7元/公斤的價格計算,產量要達到300公斤以上才能賺錢,“沒有補貼很容易就是白干一年。”

  讓耿江昆和成多懷疑惑的是,補貼的金額似乎一年比一年少了,此外,按照往年的補貼發放方式,補貼款會分兩批發放,年前一批,6月前后一批,以保證農業生產。

  “這是因為補貼總額是中央財政根據國家統計局的棉花產量來計算的,而新疆的實際產量要遠高于國家統計局的統計數據,農民的補貼被攤薄,給農民的感覺就是差額補貼并沒有完全補貼到位。”農業農村部信息中心副研究員李想解釋,這一情況在2018年有所緩解。2018年的籽棉收購價格同比略有下滑,但是補貼資金是根據國家統計局重新核算過的產量來計算的,所以2018年的補貼比2017年有明顯的提高。據了解,今年棉花補貼將不再同往年一樣分批發放,而是進行一次性發放到位,且大部分地區將于6月10前完成發放。

  在如何更好保護棉農利益這一問題上,新疆也在探索。去年,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辦公廳發布《2018年自治區棉花“價格保險+期貨”試點方案(試行)》,將保險目標價格確定為18600元/噸,以期在棉花目標價格補貼政策基礎上,形成棉花價格保險機制。棉花價格保險費實行財政補貼支持政策,由自治區財政從中央棉花目標價格改革補貼資金中安排,棉農不繳納保險費。在新疆個別實行了棉花“價格保險+期貨”試點的地區,棉農得到的補貼金額為1.34元/公斤,極大地提振了棉農植棉積極性,為鞏固新疆主產棉區地位形成強有力支撐。




 
 

广西快3走势图预测 天津快乐10分钟一定牛 游戏大厅炸金花 安徽麻将属于什么类型 山西11选5投注计划 安卓经典单机麻将游戏 舟山星空棋牌下载安装 太阳城彩票安卓app 信誉棋牌2019 国民彩票充值 吉林快3人工在线计划